杯雪煮年

少年,游侠意气,纵剑寥落,一诺轻浮沉。
谁人能与之促膝,平心而论,念子唯一人。《杯雪·倾覆》

无题⑤

太子千岁:

大家都看快本去了吧







「好故事未必安顺或完满 将完未完 才好将一生牵绊 同路人末路再会亦不晚」




王俊凯已经很久没有梦到过他了。虽说有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道理,可能白日里想念的次数过多,也就反而在梦里碰不上面。


这次的梦并没有什么特别,只是往时日常工作的情景,组合三个人坐在一起接受采访。左边是王源,右边是千玺。脸上的妆或许太浓,整张脸都有绷紧的感觉,他笑不出来,手里捧着话筒,听到记者向易烊千玺抛出问题,然后那人四平八稳地开口了。


他几乎是下意识地转过头去看他一眼,第一眼撞过去,一如既往地是琥珀色的眼眸。这个房间灯光柔软,那种浅淡的颜色更是清澈如山泉,又不经意地有着甜蜜的气息。


易烊千玺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睫毛轻悠悠眨了两眨,在他眼里拉长成慢动作,那两汪琥珀色仿佛满溢的湖水,微微颤动一下,流光百转,惊扰出他满腹心事。他飞快地移开目光,看向摄影机黑洞洞的镜头,局促不安,仿佛所有心情已经昭然若揭。


沙发不宽,他们的衣袖轻轻挨在一起。若即若离的触感反而引得他焦躁不堪,假装不经意地把手臂往他那侧挤了挤,贴到他手臂上。


下一秒,那人就不动声色地,礼貌地,把手臂缩了缩。



这一个细微的动作,直接把他从梦里拽了出来。


王俊凯睁开眼睛,几秒后才适应房间内昏暗的光线,模模糊糊辨认出周围家具的轮廓。
床头有个电子钟,显示着时间是凌晨两点十分。他躺了一会儿,从床头柜上扒拉过手机,按亮,打开微信。


没有任何未读消息。置顶的备注为「玺」的对话框,最后聊天时间也停留在前天的下午。一两个群里倒还有人兴致盎然地聊着天,王俊凯没有兴趣去看,把朋友圈上的小红点点开了。


这里也没有易烊千玺的动态。


他知道在这个时候,他一定已经睡了。他参加的那个节目,带着一群小孩儿,带孩子当然是很累,虽然他没体会过。
所以在此时此刻,尽管再想念他,他也得不到任何回音。


王俊凯翻了个身,用被子把头蒙住了。




上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了?
那还是在冬天。这一个冬天没有要人命的的严寒,他们像去年一样,登上全国最高的春晚舞台。节目和采访结束后,还未到跨年的节点,易烊千玺就和父母离开了,要开车回老家过年。
他们那会儿也不知道这次一分开竟然就会有如此长一段时间不得见面。匆匆忙忙地只彼此留了句再见,王俊凯拉拉他的手腕说声注意安全记得打电话,就看着他顶着退烧贴走掉。


甚至没有多留恋地多看他的背影几眼,就来到了春天。
整整过了一个月。二月本该是最短暂的,但是这一次,王俊凯觉得格外漫长。



春风不来,三月的柳絮不飞。他的心也正如一座小小的,寂寞的城。


其实早就应该习惯了的,对于分离。从前也是一样,把一个月用相聚的周末时间砍成一段一段,才觉得好过一些。
而如今,或许是因为分别前那段时间,他们在一起太久,工作,玩耍,他有些被宠坏了,只想每一天早上醒来都可以看到他,一整天都待在一起,即使工作无趣而繁忙,也因为有那个人的陪伴而变得可以享受。



而现在他们各自打拼。各自认识了新的朋友,各自做各自不一样的工作,几乎是开启了一个新篇章。


夜里有些冷,王俊凯不知什么时候才又重新睡着。之后再也没做梦,一觉睡到了闹钟响起,爬起来的时候也把原本的梦忘得七七八八,只是还有些湿漉漉的难过感觉萦绕着,洗脸时看着镜子里也不知道他那复杂的表情该怎样概括。



他的节目录制任务告一段落了。休息两天后,他就要到美国去,还有另外的工作在等着他。


在少年团里他的年纪反而变成了最小的,倒也享受了一把当老幺的待遇,和其他几个人都挺聊得来。特别是张一山哥哥和王大陆哥哥,都是脾气好又好说话的类型,和他们在一起到没去过的地方录节目,虽然疲惫会有,但当然也是有滋有味的。


他看到了很多他以前没见过的风景。乌镇水乡的夜晚温婉秀丽,点起的红灯笼的柔和光芒落到静谧的水面上,仿佛自带了有关梦的滤镜。
他也自然学到了很多东西,从经历里,从新的伙伴口中。总会有些内容让他目瞪口呆地觉得“啊怎么是这样啊”“噢原来是这样”,总归来说,确实是大开眼界了。


——而易烊千玺,自然也会是一样的。



王俊凯抽了个空闲坐下来看了易烊千玺节目的采访视频。


他的老幺穿一身红衣,坐在两位哥哥中间,膝盖上的破洞——这破洞自从他们分开旅行就一直被老幺耀武扬威地带在身上——大大咧咧地露出圆润的膝盖,两条纤细的腿不安分地晃动着,全然慵懒而放松的姿态,脸上也始终带着种轻松愉悦的笑意,完全不是平日里,他最所熟悉的,绷紧了脸收敛所有情绪的模样。


看得出来,他和两位哥哥相处融洽。采访中说着话,也是像在拉家常一样,不需要严谨的面具。他们打趣着“红绿灯组合”,互相爆料和吐槽录制中的窘状,还不到一米八的小孩坐在两位身材高挑的成年男人中间,真正是弟弟的样子,分明地露出调皮的,烂漫的,甚至于娇憨的状态。


于小彤哥哥说他晚上睡觉踢被子。
王俊凯想,这个他倒是知道。易烊千玺晚上睡觉不老实,喜欢乱动,有时睡在一块,他都能被他踹青了腿。被子也老是踢到地下去,小腿肚皮有哪露哪,于是在每次出行程睡一套房的时候,王俊凯都自动养成半夜醒来的习惯,起来检查一下老幺有没有好好盖被子,有时候也对着他恬然的睡脸,发一会呆。


于小彤哥哥还说过易烊千玺晚上说梦话,还在梦里嘿嘿嘿傻笑。王俊凯想,这个他也知道,连王源都曾经恶作剧把他梦里的笑声录下来白天拿来笑他,然后被老幺追着打。


但是在于小彤哥哥对着镜头一脸促狭地说了“易烊千玺的粉丝们我们真的对千玺非常好”后,易烊千玺堪称娇羞地用肩膀轻轻撞了前者一下——这样的情态。
还有被两位哥哥叫着“烊烊”时,有点傲娇的小表情。


却是他,根本前所未见的。


不过才和他们认识了不到一个月。不过才和他分开了一个短暂的二月——
为什么会在别人的面前,在并没有密切联系的,没有患难与共过的别人面前,露出连他,连作为他的队长的他,也未曾见过的一面?


要让易烊千玺那样冷硬的人,在自己面前露出柔软的娇憨,展现撒娇和幼稚,做出属于“弟弟”“老幺”身份的表现,他明明用了那么久。用满腔赤诚,放下自己那些虽中二但非常重要的属于大哥的自尊心,用小心翼翼和细致体贴,用勇气责任信念而缩短的,那几步距离。


却被别人,很轻易地得到了。


王俊凯知道易烊千玺是快乐的。在上海泡汤,在日本散步,在西双版纳灿烂的阳光底下大笑玩闹,这是浪漫自由的射手座最喜欢的生活状态了吧。
易烊千玺有站子的文案也说,希望他一直像这样,做个孩子,每天笑笑闹闹,吃吃玩玩,晒晒太阳,无忧无虑。


他虽然为老幺的快乐感到快乐,但同时,也被嫉妒和难过几乎烧穿了心。



没有我,他怎么那么快乐……


他阴暗地想着,纷乱的念头让他的表情都多了丝阴霾。
他是恨不得每分每秒都与他在一起的。他恨不得易烊千玺不要对别人笑,不要跟别人玩得那么好。


小孩子也就算了,强吻拉手什么的他都忍了,但是,两个大哥哥……怎么样都比他有战斗力得多。



王俊凯越想越烦躁,坐在保姆车里,刷着手机,好不容易居然刷出了易烊千玺的动态:一张和于小彤的自拍合照。


照片里他还是身穿红衣。世界上没有再比他更适合红色的人了,灿烂得像小太阳,照到哪里哪里亮。


王俊凯瞅着文案上的“哥哥”俩字就来气,酸溜溜地评论“你还记不记得我啊”,也不怕被其他人看到。


易烊千玺回复:“备注上写着大哥啊。”



他差点没被耿直的老幺气死。


他心里酸,比吃了溜溜梅还酸。咬着手背骨节默默看窗外风景的时候,易烊千玺私他了:


“你和大陆哥景甜姐搂搂抱抱的时候还记得我是谁吗←_←”
第二句:“王俊凯你好双标啊。”



王俊凯愣愣看着窗外,才发现外边阳光明媚,天蓝得无边无际。
一只风筝悠悠飞上了天空。





他们辗转了几个地方,都没有碰到一起。中国太大太大了,搭上飞机,天南海北不过一瞬间。奇怪的是,分开很容易,但是要聚在一起,怎么就那么难。


尤其是,易烊千玺还去了日本的时候……那样遥远的地方。
他一下子就飞了好远好远。



然而,王源对王俊凯这样莫名其妙的失落的评价是:“哥过年去美国也没见你这么依依不舍好伐——千千又不是不回来了,你过几天不也要出国嘛?!”


他这个多话精马上打小报告给千玺,易烊千玺的回应是:“你们都冲出国门了,这会儿不是轮到我了嘛。”
然后安慰王俊凯:“大哥我给你带日本正版手办回来怎么样?”


王俊凯欢喜欣慰得猫爪颤抖,不是因为手办。




王俊凯和大家录节目的间隙坐在一起聊天,倒也会时不时提到自己的两个队友。


王源最近没有拍摄任务,就回了重庆上课休息,比他们两个要轻松些。虽然王俊凯也和他不见面很久了,倒也没到非常想念的份上,只偶尔想起“啊没了王源那个多话烦人精也还真是有点无聊诶”。更何况王源这个发朋友圈狂魔,每天更新动态,昨儿还发了个他夹到的娃娃的图片,丑得要死的派大星和轻松熊,然后深情款款地艾特了易烊千玺。


而易烊千玺,兴许是带孩子太忙太累,不仅动态发得少,唠嗑都不怎么和他们唠,尤其是前几天王俊凯也忙得昏头涨脑的时候,就没碰到过他在。


但是,王俊凯终于知道了,察觉了,,老幺还是一直惦念着他们。


易烊千玺泡汤时跟他们吐槽:“我觉得我变成了一锅烫羊肉片儿。”


在日本的时候跟他吐槽:“真的听不懂服务员说啥,你可能还能听懂点儿。”


上山的时候跟他们吐槽:“西双版纳热死了……熟了都要。”


带孩子带得崩溃的时候跟他们吐槽:“简直像有了六个楠楠。”



他有时要很久之后才能看到那些信息,就赶快给他回,说自己的情况,把节目组里有趣的料全部给他抖出去。


偶尔夜里也会匆匆通个话,听着他哈哈大笑,用熟悉的语调揶揄他,心里才轻松不少。


然后想念的浪潮就会更加强劲地冲刷上来,他的倔强摇摇欲坠。


王源可以大大咧咧地说:“小千千我好想你啊!”


王俊凯赶紧跟上:“还有我我我。”
易烊千玺安抚两个哥哥:“我也想你们啊。给你们带礼物哈。”


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心情是特殊的。连平常的想念,也不能那么随意说出口。
更何况他的想念非同寻常。



少年团里的几个人都是单人行,自然会问问王俊凯的组合生活和两个队友的信息。


一提到易烊千玺,王俊凯就马上打起十二万分精神来拼命安利,听得别人啧啧赞叹老幺的丰功伟绩才罢休。
别人也会说,“小凯和千玺感情很好的样子啊”,王俊凯就嘿嘿傻笑,连连点头,说当然了。


他有几次做任务,几乎也是脱口而出:“要是千玺在的话……”
然后不好意思地拜托摄像大哥记得帮他剪掉这段失败的台词。


摄像大哥脾气好,乐呵呵地追问要是千玺在会怎么样啊,王俊凯也只能挠挠头,含糊道:“他也会喜欢这个……他会玩得很好啦。”


那些有趣的人和物,有趣的活动,他是多么想和他一起经历。


所有美丽的风景,所有奇迹般的地域,他想和他一起旅行。


而同样的,易烊千玺那里也有着更多。他到哪里,哪里就变成游乐园,鲜花和气球变成海洋,他是掌握快乐和奇妙的国王。



他们在分开旅行。有着不同的经历,遇见不同的风景,今天在王俊凯窗前下的雨,飘不到易烊千玺被阳光包裹的窗前去。


但是,他们最终,还是会重聚。无论走了多远,分开了多久,是否把地球折叠,把光阴算尽。


王俊凯的曾经——很久以前的曾经。在他还很小的时候。也面对分别,面对一个人单打独斗,面对一个人的旅行。


但是后来的某一天,他有了自己的同路人。


而这一次的他敢于肯定,即使暂时各自打拼,他现在有的同路人,也一定可以,一直和自己并肩走下去。





国内的三月十一日,王俊凯结束在波特兰的工作,转机到洛杉矶,准备回北京。


在那之前,他收到了易烊千玺的信息。


“我也终于要回家了……”对方用着少女心的兔子表情,“大哥,北京见啊。”


王俊凯攥着手机,被时差弄得昏昏沉沉的大脑猛然被惊喜劈开一片清明。


“好的~等你。”
“等你啦。”
我会等你。


王俊凯终于笑了,上机的步伐都轻快了许多。
他终于清楚了。



无论我们都各自到了哪里。
无论我们分离了多久,各自走了多长距离。





各自打拼,其实也没什么不好——


再见面之前,我会有所成长,我有了更多的故事,可以讲给你听。




我们是,一直牵绊着的同路人。
即使分开旅行,也依旧是两颗同轨迹的星星啊。




END


无题系列是不是很无聊啊

评论
热度(599)
© 杯雪煮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