杯雪煮年

少年,游侠意气,纵剑寥落,一诺轻浮沉。
谁人能与之促膝,平心而论,念子唯一人。《杯雪·倾覆》

某男校主席的堕落之路

杉丛连雀:

  


  K赫,校园傻白甜的故事。


  勿上升真人。


  


  一


  成为学校的班长委员会主席是初二上学期的事情。


  那会儿上一任主席马思远初三,要备战中考而退位,委员会内部换届选举,我因为思(成)想(绩)端(优)正(秀)打败了其余几个竞争对手,在演讲之后被老师钦点为准主席,只要过一个交接班的程序就能走马上任。


  正式的交接班在升旗大会上举行,当着全体师生的面,马思远带着我郑重宣誓绝不违反校规十二条,他一条一条念,我一条一条跟着读,表情庄严语气肃穆,完了从他手里接过象征主席职位的徽章,鞠躬,下台。


  下台的时候还在想,我一定要当好班长委员会主席,以身作则,绝不违反校规。


  这承诺发自真心,绝无半点弄虚作假敷衍了事。


  但未来总是难以预料,踌躇满志信誓旦旦的我,怎么也想不到,现实的打脸来的这么频繁而且迅速。


  


  二


  第一次打脸——也就是我的第一次违纪,发生在宣誓就任的第二天。


  那天也是我上任第一天,待处理的事情多的很,我不耐烦带回家做,也不耐烦手下在一边吵我,索性放了其他人的假,自己赶工。


  快做完的时候房间的挂钟当当当地敲了六下,提示着我时间的同时也好像唤醒了疲劳,在这疲劳的驱使下,我决定出房间走走放松一下。


  结果一出门就看到了长凳上的一个巨型书包和书包边身体前倾玩着手机的karry学长。


  他大概是特意在等我,见到我半点不惊讶,气定神闲打了个招呼,还朝我笑了笑。


  我倒是被吓了一跳,朝他点了点头,一边克制脸红,一边问,“学长,你怎么在这儿,来找我么?”


  他便站起身来,粗鲁地揉了揉我的头发,笑道,“马思远没和你说吗,高中部的办公处和初中部在一栋楼里,我事情办完了过来看看你,你工作完啦?”


  “还没,社团的工作还有点没搞完。”


  “唔,那我去你们办公室坐坐,顺便等你,咱们一起回家吧。”


  受宠若惊的我带着他进了会议室,给他倒了水,让他在沙发上坐好,然后去了隔壁处理事情。


  去的时候还满脑子都是karry学长真好呀我得快点搞完别让他等太久的念头。


  丝毫没意识到我亲手领进来的,现在在沙发上坐着的,不是一个温柔的学长,而是一个引领我堕落的根源。


  


  三


  这一天,我以飞一般的速度处理完了剩下的工作,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想着karry学长会不会等急了,忧心忡忡、提心吊胆地走出房间,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会议室桌子上的一个展平的塑料袋,以及塑料袋上被开膛破肚的——


  不是karry学长,是西瓜。


  karry学长站在开膛破肚的西瓜旁边,手里还拿着一把刀,见我过来便把刀放下,拿了块西瓜递给我,一脸邀功的表情道,“给你,很甜的。”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他,脑子里疯狂转动着昨天就任仪式上我说过的某句话。


  校规第九条,禁止在科室内吃西瓜。


  这句话翻了十几番,像弹幕一样在我面前飘过,而弹幕的间隙里,是karry学长微笑的脸,以及朝我伸出的手。


  弹幕像雪一样地消融,我伸出手接过了那块西瓜。


  接过之后才想起来给自己找了个借口,karry学长是当过班长委员会主席的,该知道校规才是,所以他请我吃西瓜,大概说明校规改了。


  至于我昨天才宣誓的校规会不会今天就改了就算改了我怎么什么都不知道……这种东西当时是考虑不到的。


  我只是尽力编造出一通勉强逻辑自洽的东西说服了自己,然后拌着——看着karry学长的脸吃起西瓜来。


  而那天回家后去了学校的官网反复确认得知校规上次更改是五年前,然后纠结一宿写下辞职信又撕掉重复五次最后含泪发誓以后决不再违反校规……那就是后话了。


  在当时,在我就任第二天的下午,我所做的事情只是在看到西瓜时呆滞了三秒,然后几乎毫无抗拒地和(看着)karry学长(的脸)一起吃起了西瓜来。


  以上,就是我第一次(后悔不已痛哭流涕)违反校规的全过程。


  


  四


  第二次违反校规和第一次相隔不远。


  大概在上任后一周有多两周不到的时候。


  那也是我在吃西瓜事件后第一次见到karry学长,这一天他跨越了大半个校园,跑到我的教室门口等我。


  我一出教室便看到他远眺天空的背影,长身玉立玉树临风风流倜傥秀色可餐。


  千智赫为之绝倒。


  我含着一颗震撼之心走到他身边,深深凝视他的双眼,真情实感道,“karry学长……”


  他也深情回望着我,听我说完下半句。


  “……您有眼屎。”


  好了以上都是我编的。


  当时的我只是感动于他居然在这里等我,压根没想过上次的西瓜事件有何不妥,压根没想过什么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的名言,我毫无心机毫无防备地走向他,看了看他,没说话。


  ——我是说,他没有眼屎。


  Karry学长察觉到我走过来,转过头来看着我,问道,“放学了?还有什么其他事么?”


  我赶紧摇头,“没有了。”


  他便朝我笑笑,“那我带你去个地方。”


  我跟着他下楼梯,左拐右拐左拐左拐右拐左拐,到了食堂大楼。


  然后我们进门直走左拐,到了名为菜园子——官方名字食堂园的地方。


  我心里不由泛起不祥的预感。


  但在这预感变得鲜明给我实际的警示之前,karry学长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抱着我的大腿举起了我,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眼前已经是柿子树的枝干了。


  只听Karry学长在下面笑道,“千智赫,挑红的柿子摘呀。”


  前不久宣誓的另一句话在我脑子里炸开,令我如遭雷劈。


  校规第十二条:禁止偷摘食堂园内果树果实。


  我颤颤巍巍地往下看,之间karry学长脸上洋溢着笑容,话里也带着笑意,“千智赫,看不出来,你原来这么重啊……”


  我顿觉羞愤,赶紧移开视线,又听他道,“哈哈,你快点摘,不然我抱不起啦。”


  我悲从中来不可断绝,视死如归地摘了一个,然后说,“学长你放我下来吧。”


  话音刚落,大腿上的手立刻就松开了,一点防备也没有,我差点没摔个狗吃屎,但落到地上摇摇晃晃的瞬间,karry学长立刻就抓住我的手扶住了我。


  我微微赧然,感受到学长的手隔着衬衫抓着我的手腕,他手心温度挺高,以至于我手腕都感觉到了热度,接着这热度离开了,然后学长的手覆盖在了我的手上。


  karry学长左手托着我的右手,右手则顺着我的指背摸到指尖……


  我说,这会不会太gay了一点。


  我决定要义正言辞地反驳以捍卫我笔直的形象,只是话没出口,便感觉到karry学长的手从指尖探向我的掌心……


  然后把柿子拿走了。


  我呆滞地看着他,他则朝我笑笑,挥了挥手里的柿子道,“还挺红的,谢谢你啊!”


  我瘪瘪嘴,小声道,“……哦。”


  以上,就是我第二次(顺水推舟麻木不仁)违反校规的全过程。


  


  五


  第三次违纪在柿子事件后两天。


  这次karry学长在校门口等我。


  他骑着辆自行车,老远便大声叫我的名字,招呼我上后座坐好,我尊(色)重(令)学(智)长(昏),毫无反抗上了车,坐好了才反应过来,战战兢兢道,“学长,今天要去哪啊?”


  他骑着车没回头,但语气里透露出笑意来,“带你去见几个老熟人。”


  自行车七拐八拐,最后到了条我颇眼熟的巷子深处,karry学长把车停好,带着我往路边一蹲,没过几分钟,就听到一阵说笑声,然后几个穿着隔壁学校校服混混模样的人走了进来。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这巷子眼熟了。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karry学长说见老熟人了。


  能不眼熟么?能不老熟人么?


  这**就是几年前我挨打的地方,这几个**就是当时痛殴我的人。


  可惜的是,我虽然认识他们,他们却已经不认识我了。


  大概人总会记得打过自己的人,却不记得自己打过的人。


  证据是他们记得karry学长。


  Karry学长看了他们一眼,然后又看向我,笑着说,“今天学长帮你报仇,你开心么?”


  啊?我看着他有些呆滞,一时不知如何作答,好在他看起来也不在意我的答案,摸摸我的头便走向了那些人,然后扭打在了一起。


  我知道karry学长学过跆拳道,我也知道这么几个人对他而言算不得什么,我更知道校规第八条是禁止打架……


  可是karry学长是为了我才到这里来的,我要是只顾着旁观,是不是也太差劲了点?


  我握紧拳头,加入了战局。


  这一次,我不能再找借口,我是自己自主打架的,没有人逼迫我。


  我在心底痛哭着自己的堕落,并把这悲愤宣泄在拳头上。


  Karry学长和我背靠着背,笑嘻嘻地问我第二遍,“千智赫,你开心么?”


  我咬牙切齿地往一个**的脸上来了一拳,郑重道,“太开心了!”


  以上,就是我第三次(正大光明自动自发)违反校规的全过程。


  


  六


  第四次和第五次是一起来的,并接着蔓延出了第六次。


  首先是前一天的晚上,和karry学长微信聊天时,karry学长告诉我,他最近频发低血糖。


  我出于同(不)学(轨)友(之)爱(心),不免嘘寒问暖了几句,问他有什么办法可以缓解,karry学长却仿佛正等着我这句话一般,我的问话一出,不过十秒,便发来一大段话,期间夹杂了不少医学术语,对我而言唯一有效的就只是吃巧克力能缓解罢了。


  话题到了这里,我便顺口问道,“我看这上边说巧克力能缓解,学长平时是吃巧克力么?”


  答曰是呀,我坚持不懈,又问,“现在呢?”


  那边沉默了一秒,旋即发了张照片过来,点开一看,是karry学长摊开的手。


  我盯着看了一会儿,见karry学长没说别的话,偷偷揣摩他的心态,估计是要我对他的手品评一番……这话题未免转的太快,但既然是karry学长引起的话题,我是不能不接的。


  我仔细观察这只手,我放大观察这只手。


  只见手骨骼分明,唯一不好的是拍摄光线不佳,又没加滤镜,看起来……


  我如实以对,“有点黄。”。见karry学长好几秒没说话,赶紧补充道,“是光线问题,学长的手是很好看的!”


  那边先回了一串省略号,然后发了段语音过来,我怀着庄严之心点开,只听karry学长无奈道,“千智赫,你脑子里都想些什么呢?我的意思是,我巧克力吃完了。”


  我暗暗惭愧,顺着他的话道,“原来是这样!学长你怎么不去买呢?”


  Karry学长说,“我喜欢吃红色的瑞士莲,但是家附近的进口食品超市拆了,所以一直没买到。”


  我顿觉不妙,赶紧打字。


  学长我要去洗澡了,回……


  回字没打完,那边第二句话又来了,“我记得你家附近有个零食店吧,帮我买点,明天带学校来呀。”


  然后是个微信红包。


  试问谁能拒绝红包的诱惑?


  反正我不能。


  我下意识就点开了。


  看着100.00的字样,我想。


  完了。


  “校规第六条,禁止外带食物进校。”这十三个字虽然在我脑子里打着转,我却已决心无视这些了。


  我删掉了之前的那些话,又打了新的字,“好,那学长我明天带给你。”


  那边发来一个么么哒的表情。


  “你要是真能么么哒我哪来这么多想法……”这个想法是不敢说出来的,我只是发了个一样的么么哒,然后说了句再见,便出门买巧克力了。


  然后就到了第二天,我趁着大课间,逃了广播体操,跑到高中部那边去,预备把巧克力往他桌子上一放就走,不料却在教室里见到了他。


  他好像没想到我会过来,见到我先是惊讶了一下,然后便走过来,揉揉我的头发说,“你不做操,怎么跑这儿来了?”


  我四处看看没人,便解下背上的书包,将巧克力递给他道,“我给你送巧克力,学长你没事吧?”


  他顿了两秒才接过那个盒子,拿了几颗出来往口袋里一塞,再把盒子收好,然后回过头来朝我笑笑道,“我带你去个地方。”


  我乖乖背好书包跟着他走,下楼左拐右拐,拐到一个僻静角落,除一堵围墙外别无他物,我不由目瞪口呆,他却回头朝我笑笑,和善道,“会爬墙么?”


  我老老实实回答,“不会。”


  他便折返到我身后,像上次抱我摘柿子那样举起我,笑道,“那就只能这样了。”


  我手忙脚乱地攀住围墙的上边,勉强翻了上去做好,就见karry学长轻松地翻了上来,见我只是坐在上面,又笑道,“傻坐着干什么,跳呀。”


  我跟着他跳下去,又跟着他走了几步,便听到身后传来一阵清脆的铃声,不由觉得连灵魂都僵住了。


  “校规第三条,禁止一切的理由逃课。”


  我默念着这句话,看向前方的karry学长,但他脚步丝毫不停,只有接着念叨了句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的得过且过式发言跟了上去。


  


  七


  Karry学长虽然步子迈得大,可走得并不太远,只去了学校附近的一个不要钱的公园,招呼我一起挑了个向阳的长椅坐好,还掏出巧克力递给我,眯着眼睛道,“你看今天太阳多好。”


  逃课已成事实,我便破罐子破摔起来,接过那巧克力,点点头道,“是啊。”


  他朝我笑笑,“所以来外面晒晒太阳多好啊。”


  我学着他伸开双手摊在长凳的靠背上,懒洋洋道,“学长说得对。”


  他大概不料我这样的无抵抗,沉默了一会儿,又问道,“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要叫你来这儿?”


  我右手搭在他脑袋后面,感受着他毛茸茸的后脑勺,正玩得开心,听到他这样含糊的一句,不由笑道,“不是来这儿晒太阳么?”


  Karry学长呃了一声,不说话了。


  我有心摸摸他的头,到底不敢,只有将右手收回来摸摸自己的头,想现在大概是合适的时间了,便道,“karry学长。”


  “嗯?”


  “你下次……准备什么时候来找我呢?”


  “什么?”他偏过头来看我,神色间似乎有些糊涂。


  我叹了口气道,“校规第四条,禁止在校出现一切兜售贩卖商业行为。校规第五条,禁止在校内拍摄侵犯学校肖像权。学长,我看这两个,很可以放到一起搞定吧。”


  “你怎么……”他脸上表情可谓精彩,我看着不由得长叹一口气,苦笑道,“学长,你来找我一次,我就犯一次校规,我又不是傻逼。”


  Karry学长盯了我几秒,又露出浅浅的笑容来,“我是和马思远打赌来着,他们不相信你会违反校规的。”


  我朝他翻了个白眼,道,“我大概猜到了。”


  他摸摸鼻子,又道,“可惜你发现得太早了,还没来得及全违反完……”


  我勉强忍住不吐槽,只是问道,“要是我都违反一遍,马思远给你什么呀?”


  “请我在XX楼吃一顿,当然那时候肯定会告诉你带上你的。”


  “哦……”我朝他瘪瘪嘴,继续道,“那你本来准备怎么让我违反其他的校规。”


  “这个简单,从头开始说好了。”他掰着手指头,一条一条讲,“一、禁止和老师发生冲突——你今天逃课,回去之后肯定会和老师冲突的。


  二、禁止晚上私自在校逗留——这个找个时间晚上叫你去学校就是了。


  三、禁止一切的理由逃课——这个我们现在已经做了。


  四、禁止在校出现一切兜售贩卖商业行为。


  五、禁止在校内拍摄侵犯学校肖像权——这就像你说的那样,和第四一起,我买你拍马思远,当然我也会拍马思远卖给你的。


  六、禁止外带食物进校——这个你已经做了。


  七、禁止在上课时对课程教案作出摄录行为——我现在担任助教,过几天要上一堂课,到时候要你帮我拍张照就可以了。


  八、禁止打架——这个不用说了。


  九、禁止在科室里吃西瓜——这个也不用说了。


  十一、禁止考试作弊——我知道你们的考题,预先告诉你,你想不作弊都难。


  十二、禁止偷摘食堂园内果树果实——这个已经OK了。”


  Karry学长一条一条数完,得意洋洋地看着我,笑道,“你看,这不是挺简单的么?”


  “等一下——”我赶紧制止他,反驳道,“我为什么要买你拍马思远?”


  他伸出手揉了揉我的头发,“因为你学长是个好人啊,不会干只让你一个人违反校规的事,总得对赔吧。”


  我低头思考一阵子,竟然开始在心里夸赞起他的光明磊落来,顿觉不妙,赶紧问下一个问题,“你怎么知道我会照做呢?”


  他没说话,只是朝我懒洋洋地笑了笑,眨了眨眼睛。


  我赶紧低下头以防脸红,想想自己之前所作所为毫无疑问地百依百顺,明智地选择不在这个话题上纠缠,又问道,“那你刚刚还有一点没说。”


  “什么?”


  “校规第十条,禁止校内恋爱。”我义正言辞道。


  他盯着我看了看,突然微微笑道,“校内恋爱……我们不是正在做着吗?”


  ???????


  大概看我一脸懵逼,学长继续道,“你难道不喜欢我?”


  ???????


  我一时之间目瞪口呆起来,张口结舌面红耳赤道,“你怎么……”


  “千智赫,我来找你一次,你就答应一次,脸红心跳一次……”karry学长拉长了声音学我说话,“我又不是傻逼。”


  我赧然道,“你什么时候喜欢我的?”


  他却不继续这个话题了,只拉了拉我的手道,“晒太阳吧,你看多舒服。”


  我用力回握住他的手,点点头,小声道,“嗯。”


  


  八


  以上,就是我第四、第五,第六次(喜不自胜乐在其中)违反校规的全过程。


  你看,红包除了买巧克力还有剩,可以充流量包。


  翻墙很有意思。


  巧克力很好吃。


  阳光照在身上很舒服。


  Karry学长的手很软……


  我是说……还挺划得来的吧。


  我握着karry学长的手,下定了结论。


  


  —FIN—



评论
热度(51)
  1. 火阳火瑜杯雪煮年 转载了此文字
  2. SoulmateJk杉丛连雀 转载了此文字
  3. 夜行存文库杉丛连雀 转载了此文字
  4. 杯雪煮年杉丛连雀 转载了此文字
  5. 小鹿小兔向前进杉丛连雀 转载了此文字
© 杯雪煮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