杯雪煮年

少年,游侠意气,纵剑寥落,一诺轻浮沉。
谁人能与之促膝,平心而论,念子唯一人。《杯雪·倾覆》

歧路灯

杉丛连雀:

  


  凯千现实衍生,勿上升真人。


  ——


  


  一


  当我还小的时候——我是说十几岁的时候,我在所有的非公开性质的同学录、问卷上写的个人理想都是青史留名。假如有人来问我具体的意思,我就会假装矜持地说,我希望一直到千年以后,还有人记得我的名字。


  那时候王俊凯总是拿V字仇杀队里的话来嘲讽我,他告诉我人是会失败,会死亡的,只有思想才是永恒的,人的影响力会消失,但是思想不会,所以你如果不走思想家的道路,想保持对后世的影响很难,他说这话的时候眉飞色舞,看着我露出笑容,很轻蔑,可还是很好看。


  那时候我不太会反驳他,所以我通常的做法是凑上去和他接吻,他平时脸皮很厚,多肉麻的话也说的出口,偏偏接吻很害羞,所以很快就会忘了挖苦我的事。


  一直到后来,我们分开很多年之后,我都还记得他那时候的样子,微微皱着眉,眼睛很亮,脸上带有一点红。


  也是在分开很久之后,我才知道他引用的文字的全文。


  ——


  我们被教导要记住思想,而不是记住人。


  因为人注定失败,他可能会被捕,他会被杀死,被遗忘。


  但400年后,思想仍可改变世界。


  我亲眼目睹了思想的力量,我见过人们以他为名杀戮,或是为了维护他献出生命。


  但你不能亲吻思想,也不能触摸它或抱着他。


  思想不会流血,不会感到痛苦。


  他们没有爱。


  ——


  我想我要是早一点看到全文就好了,那么在他嘲讽我的理想的时候我就可以反驳他,在他和我的最后一次争执的时候,我也可以反驳他。


  我可以告诉他,思想没那么重要,重要的是人。


  我可以告诉他,在你面前站立的,和你拥抱接吻的,不是思想,是人。


  我还可以告诉他,思想没有爱,人有——我有。


  但是我又很快意识到,他当然是知道全文的,只是后面的部分他不同意,所以他不说。


  他也不在乎。


  意识到这个的同时,我总算明白过来,争执是必然的,离别也是必然的。


  


  二


  我和王俊凯的争执很少。


  在一起之前因为年轻不懂事还有过几次,但是在我们确定下恋爱关系之后就几乎没有过——除了最后的那一次。


  原来看到分手这两个字总觉得离自己很远,那个时候盲目地自信,觉得就算所有人都分手,我和王俊凯也不会。


  膨胀到快要溢出来的自信,来源说起来很矫情——我觉得我和王俊凯的感情很深刻。


  非常,非常非常深刻。


  深刻到超脱了喜欢,那是爱。


  


  三


  爱是很容易发现的东西。


  虽然心脏里没有小鹿,不会大喊大叫着说我在跳动,脑子里不会有闪电划过,不会自动出现我喜欢王俊凯的话——但爱还是很容易发现的。


  早上起床的时候立刻就想到他有没有起,并因为想到他而高兴,这是爱。


  选择早餐的时候买了馒头,想到他会买面,想到他吃面的样子忍不住笑,这是爱。


  上学坐公司的车,想到他这时候也在去上学的路上,也许也是靠着车窗看着清晨的街道,心情就会莫名地好起来,这是爱。


  在学校里,上课的时候,和人聊天的时候,课间去买东西的时候,会想到他在做和我一样或者不一样的事,也会莫名地开心,这是爱。


  晚上睡觉以前,和他发消息,看着他发各种各样的表情,忍不住自己也像表情一样嘴角翘起来,这是爱。


  有时候出门,走在街上听到组合的歌,会停下来一直到听到他的声音,然后在口罩后面噗噗噗地笑起来走开,这是爱。


  去游乐场,想到他原来也在游乐场拍过照,于是趁着人少的时候偷偷摆和他一样的pose,心里偷偷高兴,这是爱。


  去书店,一排一排看过去,看到罗巴切夫斯基的论几何学,想到这是他喜欢的,看到卡夫卡的城堡,想到这是他不喜欢的,两种情况都很开心,这是爱。


  去动物园,看到老虎的头上有王字,会想到他,会觉得连老虎都很可爱,这是爱。


  看到和他有关的东西会想到他,看到和他无关的东西也会想到他,和他做一样的事情的时候会想到他,和他做不一样的事情的时候还是会想到他,并且无论是哪一种情况,都因为想到他这件事而高兴。


  高兴到就好像喝了蜜,甜腻地,喜悦地,忍不住傻笑。


  笑是一眼可见的,所以它代表的感情也是清楚的,用不着去猜测,用不着去怀疑。


  可以坦坦荡荡地承认,理所当然地接受。


  王俊凯,我爱你。


  可以随便地说出口。


  我也爱你,千玺。


  也会迅速地被回应。


  


  四


  那个时候多大?


  十六岁在一起,十七,十八,十九,二十。


  很年轻,所以好像什么都可以说出口;很年轻,所以好像什么都不用怕。


  那是最张狂最风光,最肆无忌惮最无所畏惧的五年。


  王源问我,你喜欢王俊凯啊?


  我说,是啊。


  王源问,喜欢哪里啊?


  我说,哪里都喜欢啊。


  王源说,哪里都喜欢?


  我说,是啊。


  王源又问,那你不觉得他有时候很中二么?


  我说,你不觉得,理想主义者很有魅力么?


  王源说,你没救了,千玺,你没救了,你被爱情蒙蔽了!


  我只是朝他笑。


  


  五


  爱情也许会美化人的印象,但我觉得我对王俊凯的判断是正确的。


  一个理想主义者。


  而我也的确认为,一个理想主义者是有魅力的。


  十六岁的时候,我和他去外地拍一部戏,半夜起来两个人一起坐在屋檐下看星星,听他说他想当一个自己高兴也能让别人高兴的人,听他说他希望他即使在黑暗的地方也要是干净的,听他说他希望在面对不公平时能够不屈服,能够堂堂正正地反抗,听他说他很爱这个国家,希望国家越来越好,而在他没有这个能力以前,希望他能让喜欢他的人高兴。


  这些话就像王源说的那样,中二。


  但我看着他,我知道他是认真的。


  他说起那些话的时候眼睛闪闪发亮,好像倒映着漫天的星光。


  而我看着他的眼睛,试图把自己融进那一片星光里。


  心脏里没有小鹿,跳的声音和频率都和平常相差不远。


  但是我意识到,有某种感情产生了。


  这是爱。


  


  六


  一直到很多年以后,到分开之后很多年,我才意识到,那天晚上的交流,是不完备的。


  王俊凯告诉了我他的想法,而我没有告诉他。


  而事实上,我们的想法是不同的。


  这很致命,但当时的我没有意识到。


  我觉得我喜欢他,而我事实上也喜欢他。


  但我喜欢的是他的理想主义,而不是理想——然而我没能发现。


  那一天晚上,我看着他的眼睛,我说的是。


  我也是啊。


  但实际上不是的。


  完全不是的。


  


  七


  高中的时候,我说我的理想是青史留名。


  但事实上并没有这么高大。


  我的理想是,我要当一个合格的、广为人知的、成功的明星。


  这并不是因为加入tfboys而有的野心,而是长久以来根深蒂固的愿望。


  所以我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练舞,唱歌,参加综艺节目——因为这愿望是从小就有的。


  三岁的时候,和家人一起去看节目,我说我以后要站在那个舞台上。


  舞台对我的吸引力,和那时就有的决心,在之后的生命里,也从来没有改变过。


  执着,坚定,为了追求想要的东西一直前进。


  这是我。


  所以我会对同样如此的王俊凯刮目相看倾心相待。


  但这是错误的,不应该的。


  他是因为学声乐免费而不是因为想要当明星当的练习生,他觉得舞台是光鲜的,唱歌是好的,成为明星是有趣的——但这不是他最初的选择。


  他只是机缘巧合成为明星,只是因为被喜欢,只是因为责任所以坚持,然而这不是他的理想。


  从来也不是。


  他的理想是成为一个好人,一个干净的人。


  我们的优先级最高的理想,完全不一样。


  而我本来是应该知道这些的,


  但我不知道。


  我以为我和他是一样的,只是我比他更执着于成为成功的明星。


  我为他追求理想的姿态沉迷,我告诉他我和他的理想是相同相近的,我在不涉及前程的问题上与他共同进退——


  并因此得到他的爱。


  我知道我对他的爱是切实的,他对我的也是。


  但我没有去想他爱我的理由。


  我没有想过,他为什么会挖苦我的青史留名,为什么看不出来我的意思。


  我以为我看到他时他眼里有星光,那就是一切。


  


  八


  但分歧是的确存在的,不会因为我忽视就消失。


  在我二十岁的那一年,总算出现了不可调和的矛盾。


  已经定下来由我们担任评委的某选秀节目,在决赛时内定了名次。


  公司答应了,而王俊凯断然拒绝。


  我从外地回来的时候,公司告诉我必须接受这个,不然某公司会减少与我们的合作。


  他们说,千玺,你得去说服王俊凯。


  我说,好。


  不完全是因为公司要求,更是因为我确实想说服他,我有必要说服他。


  我的理想是成为一个成功的明星,tfboys的成员很好,可是还不够。


  所以我不能在这个时候受到阻碍。


  


  我走进王俊凯的房间的时候他正对着房门坐着,看到是我就松了一口气,笑道,我拒绝公司的要求了。


  我点头,我知道。


  他没注意到我脸上的表情,而是低着头微笑道,你知道吗,我最近看了一本叫缺月梧桐的小说,我觉得里面有一句话用来形容我们也很合适。


  我看着他,他还是低着头,继续说,我们是一类人,我们都会坚守自己的原则,我们也不是生来就要吃肉喝血的狼与虎,我们是美丽的鹿矫健的马,奔跑不是为了吞噬他物追求食欲,只是喜欢和天性。正因为此,你我才倾盖如故,肝胆相照。


  他以为我一定会站在他那一边。


  是我告诉他,我也是,是我告诉他,我也想当一个干净的人。


  这不是假的,可也不是全部。


  在这个地方干净是要付出代价的,代价是前程,他无所谓,可我不行。


  我看着他,慢慢说,小凯,我四岁就开始练舞,五岁就开始参加节目——这是出于我的自愿而不是家里的要求。


  我想当一个明星,很想很想。


  比成为一个干净的人,更加想。


  我对上他因为另一种情绪而发亮的眼睛,低声道,我不是美丽的鹿矫健的马,我是狼与虎,奔跑只是为了食欲。


  我说,对不起,我和你不一样。


  我早就该告诉他这个,但过去的我,以为这不重要。


  那一天在星空下,我抓住他的手说我也是的时候,我说喜欢他他也说喜欢我的时候,我们都没有撒谎。


  但那是不够的。


  远远不够。


  


  九


  他最终没有反抗那个内定,顺从了我的要求。


  但我们之间的,从前没有被发现的分歧,间隙,终于变得显而易见。


  结局也因此变得显而易见。


  


  十


  后来组合就解散了。


  后来我也逐渐接近了我的理想。


  后来我很少碰到他。


  我通告很多,经常出席各种各样的活动,有的活动有他,有的活动没有他。


  但我总是想到他,然后忍不住笑。


  我想碰到他要怎么样呢?


  我想告诉他,思想可以青史留名,人也可以。


  我想告诉他,思想不能拥抱你,但是人可以。


  我想告诉他,思想不会爱你,但是人会。


  其实我什么也不想告诉他。


  我只是想他。


  然后我又可以因为想到他而高兴起来。


  即使已经歧路而行。


  


  —FIN—


  

评论
热度(24)
  1. 火阳火瑜杯雪煮年 转载了此文字
  2. 儿子我是你失散多年的妈SoulmateJk 转载了此文字
  3. SoulmateJk杉丛连雀 转载了此文字
  4. 杯雪煮年杉丛连雀 转载了此文字
  5. 小鹿小兔向前进杉丛连雀 转载了此文字
© 杯雪煮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