杯雪煮年

少年,游侠意气,纵剑寥落,一诺轻浮沉。
谁人能与之促膝,平心而论,念子唯一人。《杯雪·倾覆》

时の扉

杉丛连雀:

  


  不会起标题所以疯狂剽窃听过的歌名,听说集齐同一支乐队的七首歌就能嫁给主唱呢……嘻嘻。


  凯千现实向,勿上升真人。


  


  ——


  那辆车开过来的时候,王俊凯正在想明天考试的事情,没花半点心思来注意左右,因而被撞个正着。


  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狠狠摔在地上了,背,肩膀,还有腿都很痛,他勉强抬起脖子目测一下,发现自己离肇事车辆大概有三到五米远,这让他在脑海里还原出了自己的运动轨迹——一个不太完美的抛物线,肩膀先着地。


  他躺在地上,感觉到眼前一阵阵发黑,同时又在这黑影里看见了围过来的对他指指点点的人,他明白这些人当中总会有一个,或者几个,会给医院打电话,然后过不了几分钟,自己就会得到治疗,而现在眼前的发黑主要是由于疼痛和失血。


  他知道自己的事故并不严重,最多是骨折,进了医院首先是手术,手术大概要不了多久,醒过来大概再花上几个小时,但出院总得登上一两周。


  完美地错过了考试啊,他模模糊糊地这样想着,然后安心地沉没到黑暗里去了。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是个挺好看的男人,手搭在自己的肩膀上,嘴里说着饭做好了快起床这样的话。


  他敏锐地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不痛了,身处的地方虽然几乎都是白色,可明显是民居而不是医院,他仔细打量了一下眼前的男人,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没什么意外地发现两件上衣是一样的,便点点头站起身来,问道,“厕所在哪?”


  男人并没有搞清楚状况,微微偏了偏头,显见的困惑于这句话,但还是说道,“我带你去吧。”


  “嗯。”王俊凯点点头,没说话。


  厕所里不出意外有面大镜子,王俊凯凑过去左看右看上看下看,确认了这张脸和自己的脸并无不同,于是转过身来,直视着一脸困惑的男人,朗声道,“我是王俊凯,但是不是你认识的王俊凯,我是另一个平行宇宙来的,不过在我的宇宙里,我和你从来没有过交集,你是谁?”


  男人盯着王俊凯看了小半分钟,似乎想从他的表情来探究出他发言的可信度,终于,他叹了一口气,道,“我叫易烊千玺……我知道一点平行宇宙的理论,但是具体了解不深入……不过这个也无所谓,先去吃饭吧。”


  王俊凯舒了口气,他最怕男人……易烊千玺不能理解不能相信,但看来这个宇宙的王俊凯与自己有着相似的爱好,因此毫无疑问地,他的恋人也有。


  他一向不是什么循规蹈矩的人,所以并不奇怪另一个世界的自己会找一个男人当伴侣,只是稍微有点惊奇,而这惊奇在发现爱好相似之后减少到接近于零。


  喜欢就是喜欢相似的人,至于这人是男人还是女人,又有什么要紧?


  他朝易烊千玺露出个笑容来,跟着他去吃饭了。


  


  餐桌上摆着一碗蛋炒饭和几篇装在碟子里的涂了果酱的面包 ,易烊千玺解释说两个人各有爱好,因此早饭准备两份不同的,王俊凯点点头,自觉拿过了蛋炒饭吃了起来。


  他出车祸前是吃过饭的,但食欲——对正餐的食欲显然来源于身体而不是灵魂,因而一碗蛋炒饭轻而易举地便下肚了,他扯了张纸擦擦嘴巴,瞄了一眼对面的易烊千玺,只见对方专心吃着面包,似乎没什么心理波动,只是皱着的眉毛可以泄露一点消息。


  他能够理解对方的焦急——虽然未必可以感同身受,但还是理解的。毕竟他自己可以推测,这种类似穿越的状况十有八九是出于车祸昏迷而导致的高维灵魂在两个低维世界的投影的转变或互换,十有八九当自己从昏迷中醒来的时候,这种异变就会结束,但易烊千玺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的恋人一觉醒来成了另一个人,焦急自然是难免的。


  王俊凯没有卖关子的意思,擦过嘴便正色道,“我来到这里是因为出了车祸,你放心,不是那种会死的车祸,充其量就是骨折,不过失血昏迷是难免的,手术也是难免的,所以,另一个世界的我要醒来,总得是几个小时之后的事情——既然能自由在两个低维投影,我假定两边的普遍规律是一样的,时间流速更不必说……哦当然,你懂这些。总之,最迟明天,我到这里来的事情就会被修正。”


  他说这些话的时候,易烊千玺一直抬着头,连眼睛都没眨一下,听他说完才呼了一口气,面上浮现出一个微笑来,然后摇摇头道,“你搞错了,我不太懂这个,都是他和我说的。”


  王俊凯愣了愣,正准备说什么,就听易烊千玺又问道,“你来这个世界,有什么不同的感受么?”


  王俊凯摇摇头,“没有,我在那边晕过去,然后就在这边醒了过来,全程一点感觉没有。”


  “这样。”易烊千玺沉吟片刻,又道,“你原来从来没见过我?”


  王俊凯点点头,“嗯,也不能这么说,我对你的脸和名字没印象,同学里没有你这么一号人,不过可能网上可能见过?你常用的网名是什么?”


  “唔,不太可能,我几乎不在网上发言,想来在那边也是这样,网名一般就是轻松熊1128,我猜你也没见过。”


  “嗯……确实没印象。”王俊凯摇摇头,看向对面,发现易烊千玺的表情是显而易见的失望,他甚至叹了口气,才开口问道,“你也没在现实里听过易烊千玺的名字吗?”


  王俊凯肯定道,“没有。”


  易烊千玺摊了摊手,笑道,“好吧,那看来我在那边没有选择和这边一样的道路,或者做的不成功。”


  “嗯?”王俊凯歪了歪头,发出一个疑惑的单音。


  易烊千玺朝他笑笑,没接这个话茬,又问道,“你在那边是干什么的?”


  “我还没工作,就是普通大学生,嗯……清华,读的理论物理专业。”


  易烊千玺脸上的笑意更明显了,“清华的理论物理啊,他也很想去读这个,没事就念叨。”


  王俊凯皱了皱眉,问道,“我……他没考上?”


  “也可以这么说,他是艺术生,现在在北影。”


  “啊?”王俊凯这次真是货真价实的大惑不解了。


  易烊千玺点点头,继续道,“我不知道你那边怎么样,这边的王俊凯是重庆人,99年出生,10年的时候去当了练习生,然后13年的时候和王源还有我一起出道,出道的组合叫tfboys,然后一直到现在都很红。”


  王俊凯皱了皱眉,说,“10年……那时候我应该还在读小学,确实有想去学声乐,也看到说有个公司在招练习生,练习生学声乐免费,当时差点去了,不过后来还是决定去学画画……如果那个时候去了,可能发展轨迹就是现在这个世界这样了吧。”


  “嗯。”易烊千玺笑了笑,“所以这边,他没有选择去画画,还挺幸运的。”


  王俊凯看着他笑,也笑了笑,不怀好意地问道,“这个世界的我,和你是情侣关系吗?”


  易烊千玺倒是没什么扭捏,肯定道,“嗯。”


  “怎么在一起的,讲讲?”王俊凯兴致勃勃道。


  易烊千玺哑然道,“我以为学理论物理之后会比较正经呢,没想到你和他也差不多。”


  “扯淡,薛定谔还搞婚外恋呢,搞物理也是人么。”


  “嗯,对。”易烊千玺一本正经道,“薛定谔搞婚外恋,海森堡哭鼻子,狄拉克不会说话,物理学家也是人嘛!”


  王俊凯微微一笑,“怪不得你和我谈恋爱,我们还挺像的。”


  “是你自己和自己像。”易烊千玺摇摇头,“我对物理完全不感兴趣,这些都是他跟我说的。”


  “嗯?那你对什么感兴趣?”


  “你指看书么,我平时喜欢文学类的……具体书名就不说啦,他没听过,你大概也没有。”


  “哦。”王俊凯兴致缺缺地应和了一句,又问道,“那……你们平时在一起干什么呀?”


  “我们……嗯,怎么说呢,因为很有名嘛,所以不怎么出门,不工作的时候一般是在家里,然后看书啦,玩游戏啦,有时候一起看看电影,然后……偶尔请朋友来家里开party吧。”


  “咦,你玩什么游戏啊?”王俊凯又重新提起了兴致。


  易烊千玺露出一个了然的笑容来,掰着手指头说,“我喜欢玩战略类的单机游戏,比如三国志,文明,幽浮,顺便一说我最近玩的最多的是文明5,刚才等你……等他起床的时候,我解锁了一个成就……好的好的,我知道你对这个不感兴趣。他喜欢玩FPS,比如使命召唤,反恐精英,最近在玩守望先锋,最喜欢用的角色是麦克雷,经常抱怨场佳是堡垒……和你一样对吧?”


  王俊凯点点头,于是易烊千玺接着说,“他挺喜欢出去玩,虽然现在出去比较困难,不过拍戏的时候,有爬山游泳的机会肯定不落下,我对这个没什么兴趣,偶尔和他一起去,不过他一般懒得叫我。看电影的话,他喜欢看动作类的,我喜欢看文艺片,我们不怎么去电影院,去的话一般是分开看,看完再一起讨论感想。嗯……还有什么,哦对,我们政治立场不太一样,大概就是政治坐标一个正分一个负分那种,不过你看,就像他经常说——你大概也经常说的那样,决定交流是否顺畅的,不是屁股而是脑子。”


  王俊凯看着易烊千玺,脸上的表情几乎是匪夷所思的。


  他当然知道平行宇宙不会完全一样,所以他可以接受另一个世界的自己和男人恋爱,也可以接受另一个世界的自己成为了一个明星。


  因为这是他本人身上也可能会发生的事情。


  虽然他当时选择了画画而不是声乐,但至少学习声乐曾经是他生命里有过的选项,对唱歌的喜欢,对舞台的渴望,心里的表现欲,不出意外的话是两个世界都有的,所以不同的人生轨迹是正常的。


  他到目前为止喜欢过的都是女性,可如果思想接近,喜欢男性也并不稀奇,这也可以说是正常的。


  但是眼前的易烊千玺,与自己毫无相似之处。


  并不单单是他列举出来的那一系列的不同,更主要的,这个人的说话方式,就让王俊凯很明显地感受到,他们不是一样的人。


  假如他能在自己的世界碰到易烊千玺——比如易烊千玺是他的同班同学,那么他们很可能甚至不会成为朋友,因为他一点也不喜欢他。


  但在这里他们是相爱的。


  那么问题就很明显,爱是相互的,他一点也不喜欢易烊千玺,甚至不太可能,不太情愿和他交朋友,那易烊千玺为什么,怎么可能喜欢自己?


  而与此同时,也有一些东西是王俊凯所不能忽视的。


  易烊千玺明显非常了解自己——了解这个世界的自己。


  他喜欢文学类的书籍,却对几个物理学家的生平轶事信手拈来;他喜欢玩文明,却能知道关于守望先锋的抱怨;他对另一个人喜欢的东西全无兴趣,却能记得一清二楚。


  王俊凯很明白自己不是一个坏人,不存在骗人感情的事,因此易烊千玺的付出必然不是单向的,毫无疑问,这个世界的自己也能做到这些。


  可是何必呢?


  他看着易烊千玺,诚恳道,“你不累吗?找一个和自己相似的人在一起,难道不比了解接纳一个完全不同的人简单快活?”


  易烊千玺笑道,“不能说累不累吧,你要说难,确实是难一点,可是因为是他,所以选一条艰难一点的路也无所谓。”


  王俊凯想,虽然易烊千玺说的非常自然随便,好像在讲世界上最浅显的道理,但他还是无法理解——不完全是无法理解易烊千玺,更是无法理解这个世界的自己。


  但他也很清楚,即使灵魂在高维是统一的,映射到低维也可能有完全不同的表现形态,指望无数个平行宇宙的自己有同样的思维本来就不现实,何况本来这一切也不关他的事,因此他没再说什么,站起身道,“我去睡觉了,你估摸着时间,再过五个小时叫起来,应该就恢复正常了。”


  易烊千玺点点头,忽然又道,“只要喜欢,就没什么累的,你可能还不理解这个。”


  王俊凯张了张嘴,最终还是反驳道,“但是我不会喜欢一个和我完全不一样的人啊。”


  易烊千玺低声笑了笑,又道,“那可不一定,我原来也这么想呢……哦对了,你回去之后可以上网搜一搜易烊千玺,我是从小就想走明星这条路的,所以就算没现在这么红,也至少是个小明星吧,易是容易的易,烊是火字旁加一个山羊的羊,千是个十百千万的千,玺是玉玺的玺。”


  王俊凯愣了愣,点点头道,“哦……好的。”他等了等,见易烊千玺不再说话,便继续道,“那我去睡了?”


  “嗯。”


  


  易烊千玺走进卧室的时候还有点提心吊胆,虽然他平日里听王俊凯说话耳濡目染了不少基础的物理知识,而另一个专业理论物理的王俊凯又态度笃定,但平行宇宙毕竟是没有被研究透彻甚至没有得到完全证实的东西,因此虽然之前还能因为修身养气功夫深厚而保持面上的冷静,但心里的惴惴不安总是难免的。


  然而即便如此,该叫醒还是得叫醒的,他深吸了一口气,像曾经做过无数次的那样,伸手推醒了床上的人。


  那个人倒是很容易就醒来了,先是眼睛睁开一点点,然后眨一眨,再完全睁开看着自己,一边坐起来一边道,“咦,千玺,外面怎么这么亮?”


  易烊千玺吸了半天的气终于吐了出来,忍不住笑道,“喂,我跟你说,刚才等你起床的时候,把Conquest of the World这个成就解锁了。”


  “诶诶诶????”王俊凯震惊道,“怎么做到的?难道解锁方式不是击败其他文明吗?”


  “是的,不过必须要用亚历山大,我之前都理解错了。”


  “哦哦哦哦原来是这样,哎,终于解锁了,真是太好了!”


  易烊千玺打量了几眼王俊凯,看着他面上显而易见的笑意,忍不住戳了戳他的脸道,“喂,我跟你说,我真的,超级超级,特别特别喜欢你?”


  王俊凯噗地笑了出来,打掉了还在戳自己脸的手站起来往外走去,笑骂道,“神经病,饭呢?”


  “给你放到桌上啦。”易烊千玺一边说一边跟上他的脚步,同时也微微笑了起来。


  


  —FIN—


  

评论
热度(24)
  1. 火阳火瑜杯雪煮年 转载了此文字
  2. SoulmateJk杉丛连雀 转载了此文字
  3. 杯雪煮年杉丛连雀 转载了此文字
  4. 小鹿小兔向前进杉丛连雀 转载了此文字
© 杯雪煮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