杯雪煮年

少年,游侠意气,纵剑寥落,一诺轻浮沉。
谁人能与之促膝,平心而论,念子唯一人。《杯雪·倾覆》

Liar Game [B]

Naeon:

🌟《Fingersmith》梗,大致剧情依照原著来,时代背景不明,拒绝考据,有私设。


[A]


B


清晨易烊千玺刚起没多久,管家上阁楼来了,见他醒着,就把手里提着的汤婆子递给他,让他站好,然后管家敲了敲少爷房间的门,连着三次,一次比一次用力,“少爷,该起了。”管家说。


 


过了会儿屋里传来声音,有些哑,王俊凯说:“进来吧。”


 


管家推开门,领着易烊千玺进去,白天到了,不再断电,管家按下墙壁上的开关,灯亮了,照出还躺在床上的王俊凯身影。


 


管家弯下腰,朝王俊凯说:“少爷,这是刚来的仆人,以后由他服侍您,他叫……”


 


“易烊千玺。”王俊凯侧了身,昨晚理好的床帏不知为何又凌乱起来,他隔着一层纱看管家身后局促的新奴仆。


 


“……对,”管家有些诧异,“是叫易烊千玺。”


 


“昨晚我们就见过了,你先下去吧。”王俊凯撩起薄纱,从管家手里接过个小巧的手炉,然后目送管家退出房间,看见管家出门前瞥了易烊千玺一眼,偏头指示了一下。


 


易烊千玺急忙走上前去,用手里拎着的汤婆子去接触床边衣架上放好的衬衣和齐膝短裤,来来回回好多次,终于弄暖了点,然后他放下汤婆子,取了衬衣放在自己肩膀上,走到王俊凯身旁来。


 


他扶起王俊凯,又动手去褪下王俊凯身上顺滑的丝绸睡衣,丝织品不怎么保暖,没什么温度,只是穿着舒服,他手不经意接触到王俊凯裸露的肌肤,和丝绸一样的质感,引人遐思,也有着丝绸一样的温度,冰冰凉凉。


 


“少爷,”易烊千玺把衬衫披在王俊凯身上,“请您抬起手。”衣袖穿好,还要系上玉石做的袖扣,然后是领子,整理时望下去,是山峦一样的肩胛骨,随着王俊凯的呼吸慢慢起伏,高耸可以入云,低伏可以落海。


 


衬衫系扣时易烊千玺垂下眼不敢多看,少爷是玉做的吗?连胸膛也是玉色,通透而迷人,他屏住呼吸,极快的系好,起身去往衣架取下一件,视线里看不见王俊凯了才开始吸气。


 


然而他又犯难,看着手中衣物有些忸怩,耳尖都红了,他走到床边,询问百无聊赖的王俊凯:“少爷……这个您能自己穿吗?”说完递上从衣架处取下的内衣。


 


“为什么?”王俊凯没有接,“推荐信上说你很称职。”


 


“我之前照顾的都是小孩,没有少爷您这样……”易烊千玺绞尽脑汁,想出形容词,“这样尊贵的人。”


 


王俊凯这才接过内衣,易烊千玺弯下腰,等着,被褥被掀开,窸窣声传来,他听见王俊凯感叹,“也对,我不是小孩子了。”


 


“您比小孩纯粹,少爷,是我的错。”易烊千玺将腰弯得更厉害,小孩不懂控制,身上总是布满污秽,又吵闹不止,可以随意抚摸,而少爷不同,有丝的肌肤,玉的颜色,和花朵的姿态,伸出手去便觉玷污,要让花盛开,不能摘下它。


 


时间过去许久——王俊凯没做过这些,不熟练,易烊千玺发觉房内除了风声便不再有声响,于是他走动去拿剩下的衣物,跪下,如同呵护易碎青瓷一样轻柔的给王俊凯套上长袜,然后是齐膝短裤。


 


鞋子就在床边,易烊千玺抓过来,把王俊凯的足放进去,又用自己外衫的下摆蹭了蹭鞋面,这才站起来,伸出手背,等着王俊凯放手上来,借力站起。


 


王俊凯举起手,却没放在易烊千玺手背上,而是摸了摸易烊千玺光着的脚。


 


“少爷,脏。”易烊千玺往后退,又向前来,从怀里掏出方帕,把王俊凯摸过他脚的手仔仔细细擦拭一遍,注意到王俊凯盯着他的视线,易烊千玺收回手,“帕子新的,没用过,不脏的。”


 


然后他又想起什么,十分懊恼,“对不起,少爷,我忘了这是麻布的,弄疼您了吗?”


 


“为什么不穿鞋?”王俊凯看他捧起自己的手轻轻吹风,天冷,风是暖的,“昨晚也是。”


 


易烊千玺不好意思说是因为自己鞋子太过低劣,有噪音,就沉默,王俊凯见他不回答,也不再问,直接越过他,走到衣架旁的柜子前,打开柜子,“你穿多大的鞋?”他问。


 


“啊?”易烊千玺看过去,柜子里满满当当都是样式精美的鞋子,他摆手,“不用的少爷,一会儿我去郑嬷嬷那儿领鞋。”


 


王俊凯没理会他,瞧了他的脚,在心里估量,在柜子前左看右看,挑选出一双拿下来,“你试试,”他走过去把鞋放在易烊千玺脚下,“应该能穿。”


 


他仰头向上看,眼神好奇,如同幼年的波斯猫,易烊千玺没法儿拒绝,右脚在裤子上擦了又擦,怕脏了少爷的鞋,他穿上,略微大了一点,但没关系,之前的木质鞋比这个大得多,他也穿得很好。


 


可王俊凯不满意,想了下又去柜子那边,把底层的抽屉拉出来,翻出双灯芯绒的袜子给易烊千玺,袜子厚,加了袜子后就不大了,刚好。


 


磨蹭太久,易烊千玺怕误了时间——八点半少爷得去书房阅读,王俊凯挑了会儿手套,他给王俊凯穿好外套,催促着,“少爷,去吃饭吧,时间不早了。”


 


从阁楼上下来,新鞋子是牛皮做的,鞋底也很软,易烊千玺觉得自己像在棉花上走路,轻飘飘又暖和,而且没有声响,他甚至悄悄用力向下跺了一脚,只有些许木板在闷哼,几不可闻。


 


一楼的餐桌上已经放好了早餐,易烊千玺为王俊凯拉出椅子,请他坐下,然后询问:“您想吃什么?少爷?”


 


“随便。”王俊凯对这些不上心。


 


“牛奶可以吗?”见王俊凯点头,易烊千玺又问:“要加蜂蜜吗?”


 


餐桌是古典的样式,但上面放了刀叉,有些格格不入,易烊千玺给面包片上涂好黄油,放在餐盘里,等王俊凯用刀去切割,然后用叉子把它们放入口中。


 


吃到一半,王俊凯把放水果的盘子推给易烊千玺,“你吃一点。”


 


“这不合规矩……”下人是不能和主子一起进食的,易烊千玺想。


 


“太晚了,厨房不会给你留饭的。”王俊凯喝一口牛奶,蜂蜜放了两勺,很甜。“而且……”他转转眼珠,看向易烊千玺脚下,“这也不合规矩。”


 


水果是草莓,正当季,味道很好,价格自然高,易烊千玺没吃过这么大个的草莓,他吃的水果都是即将过季打折销售的,橘子烂掉一半,草莓小得可怜,酸酸的,洗完后水都染成浅粉色,坏掉的太多了。


 


书房在阁楼的左边,管家给他介绍过,说是夫人二十多年前修建的,藏书众多,易烊千玺把王俊凯送到书房口,给王俊凯戴上刚刚挑选出的手套,门没关,王俊凯走进去,吩咐他十一点左右来接,这期间他可以自由安排。


 


易烊千玺等到王俊凯走远才抬头,仔细看这让管家颇为骄傲的书房——他觉得称为书院更贴切,占地比少爷居住的阁楼还要大,就是有点阴气森森的,看得易烊千玺不舒服。


 


管家说除了少爷的事,其它的他都不用管,离十一点还早,易烊千玺就四处走走看看,阁楼的后面走几里有个院子,易烊千玺在里面逛,院子里是成片的桃林,还没到三月,花骨朵冒出来一点,不愿意开。


 


不用抱着小孩子哄睡,也不需要坐在满是油垢的桌子上和其他人争抢冷掉的馒头,有新鞋穿,有水果吃,还能看桃花,对了,易烊千玺补充一下,除了桃花,能看的还有美人——他的少爷。


 


雪没再下了,天空开始洒日光出来游玩,快到十一点,易烊千玺走回书房,在王俊凯消失的那扇门前守着,等了许久没见人出来,他有些担心,怕出了什么事故,于是向前推门,门没锁,只是关了,他进去,在门边发现今早给王俊凯穿好的鞋,想起管家说夫人极热爱这书房,要保持干净,他去了院子看桃花,鞋上泥土多,他脱下来,放在门外面,不脏了里面的地板。


 


“少爷?”他喊得小声,书房内没灯,只有从各个窗口漏进来的微光,一束一束在数排厚重的书柜中穿梭。没人回应他,易烊千玺微微加大了音量,接着喊,走了一会儿,看见了前方有点灯光,易烊千玺朝那儿跑过去,灯芯绒袜子厚,跑起来也没什么动静。


 


书房就一层,但也有楼梯,不高,走下来才能靠近灯光,离得越近易烊千玺越小心,他问:“您在里面吗?少爷?”再往前有道栅栏,易烊千玺推开它,发出吱呀的响声,有人因为这声音看了过来,易烊千玺抬起头,王俊凯在书桌后拿着笔对着书写东西,看见他的脸时表情有些惊讶,然后是惧怕。


 


他感到奇怪,脚下步子也没停,接着走,“少爷,到时……”他话没说完,被突如其来的女声打断,“停下!”


 


“退出去!不准越过那条蛇!”


 


蛇?易烊千玺往下看,刚好和蛇雕的眼睛对上,细长的舌尖快要碰到他的小腿,他失声尖叫,往后退,没站稳,跌倒了。


 


倒下来仔细看,才发现是个木雕,不是真的蛇,可能是雕工太出神入化,上色也很巧妙,几可乱真了,这才把他吓得面无血色。


 


“你是谁?”那个警告他的女声又传出来,易烊千玺看过去,距离王俊凯不远处的沙发上有个女人,看着三十多岁,大冬天穿了一身红色纱裙,披了件黑风衣在外边,很漂亮,就是眼睛下方有些青,她瞪着大眼睛上下审视倒下的易烊千玺,神情说不出的阴鸷。


 


“姨母,他是新来的下人。”王俊凯解释,“昨天夜里来的,还不懂规矩。”


 


那女人听了就不再看向易烊千玺,只是对王俊凯讲:“自己的下人怎么都管教不好。”然后她站起来,拿走王俊凯写的本子,拍了下书桌,“你刚刚叫我什么?”


 


“一时情急,请原谅我,夫人。”王俊凯垂下头,亲吻她放在书桌上的手。


 


“算了,时间到了,你走吧。”她翻阅了拿来的本子,觉得满意,笑了,“明天记得准时过来。”


 


王俊凯点头,“听夫人的。”


 


他往外走,拉起地上的易烊千玺,步伐急,快速走到书房门前,舒了口气,跟在他身后的易烊千玺很不安,跪在地上说:“对不起,少爷。”语气很是诚恳。


 


“没什么,”王俊凯捏捏眉头,“姨母不喜欢其他人进书房,我有时候会晚一些出来,你等着,别进来。”


 


易烊千玺给王俊凯穿好鞋,脱下手套,点点头,他有点委屈,他只是担心少爷。


 


“其实……”王俊凯又说,“进来也行,不要越过栅栏,在栅栏外喊我就可以。”


 


易烊千玺说:“好的,少爷。”他跨过书房的门,捡起放在门外的鞋子,穿上,又回头,抬起手,给王俊凯扶着。


 


“不过少爷,为什么书房要放蛇的雕像啊?”回阁楼的路上易烊千玺没忍住,问了下。


 


“‘蛇是无知的界限’,听说过这句话吗?”


 


“没有……”易烊千玺仰头,“什么意思呀?”


 


“蛇引诱夏娃吃下了智慧果,让她从一无所知变得智慧,在遇上蛇之前,没有善恶之分,也不存在所谓人情世故,是《圣经》里的故事。”


 


易烊千玺混混沌沌,没听太明白,他仰起头感叹:“少爷真厉害,知道这么多。”


 


王俊凯笑着摸了摸他眉间的那一点,“知道多了也不是什么好事。”然后收回手,“走吧,早点回去。”


 


他俩一前一后渐渐远离书院,到正午了,阳光强,没多少热度,但昨晚的积雪还是化了不少,水从屋檐流下来,嘀嗒嘀嗒,像在敲钟,一声过后又一声,延绵不绝。








-------------------TBC-------------------


注:关于雕像,原著里是“手”,韩版电影《The Handmaiden》里用的“蛇”,我感觉依照原著的意思其实“蛇”更有寓意,所以在此用了韩版电影设定。

评论
热度(246)
  1. 火阳火瑜杯雪煮年 转载了此文字
  2. 杯雪煮年Naeon 转载了此文字
  3. SNiNe23Naeon 转载了此文字
© 杯雪煮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