杯雪煮年

少年,游侠意气,纵剑寥落,一诺轻浮沉。
谁人能与之促膝,平心而论,念子唯一人。《杯雪·倾覆》

灯下黑

Naeon:

[ 1 ]


“什么是喜欢啊?”


 


 


[ 2 ]


凌晨两点,延误的班机终于到达,登机口处等着检票的人排好队,弯弯曲曲一长串,又慢慢扭曲着缩短。看着没剩几个人了,助理站起来给他们分发之前保管的登机牌,经纪人拍拍他们,让哥仨从椅子上起来。王俊凯起身太急,眼睛什么也看不见,一片黑,身子无意识就往下滑,被旁边的王源一把扶住,从外套里摸出德芙递过去的易烊千玺蹬了回过神来接下巧克力的王俊凯一眼:“说几百遍了,别这么急。”




“我没事儿……”


 


“没事儿?”王源接过话来,“才怪!”


 


王俊凯想反驳,易烊千玺拦下他,顺便低头理了下他外套上的褶皱,然后说:“低血糖没资格说话。”


 


王源闻言得意地笑了,冲王俊凯做鬼脸,助理轻轻打他一下,然后催促他们仨去检票,这么晚了,都快点,别磨蹭。


 


一月中旬,正赶上春运期间,机票不好买,贵宾舱早抢完了,只得乖乖坐经济舱。三个人都瘦,按理说座位容纳他们任何一个都绰绰有余,偏偏是冬天,都穿得厚重,背上还都有个装了一堆杂七杂八东西的臃肿书包,他们进去得晚,行李架剩余的空间只放得下一个书包,易烊千玺的最大,放了上去,飞机上开了空调,暖和,三个人都脱了外套,堆在座位上,其中两个有书包,于是就显得挤了。


 


还有一会儿才起飞,坐边上的王源掏出手机,用4G网打游戏;中间的易烊千玺侧过头去看,偶尔出声指挥两下;靠窗的王俊凯把遮光板打开,朝外看,天暗,站坪上伫立的灯也少,有点像星星,忽闪忽闪。


 


他微微弯下腰去,斜着视线抬头,想看真正的星星,但夜色迷离,只有蒙了一层银纱的月亮与他对望,他问:“星星呢?”月亮不理他,只慢慢裹紧了那层纱,渐渐隐去身影,看不真切了。


 


不理就不理吧,王俊凯扭扭酸痛的脖子,又不是只有你有星星,我也有啊,他想。


 


王俊凯的星星是别人送的,时间是年初的签售会,他坐在台上等那个女生走过来,然后递给他专辑,告诉他要签些什么,但最后他伸出手去,接住的却是一个蓝色礼盒。


 


“我不收礼物的。”他说完看了眼旁边的经纪人,似在问她怎么不把礼物拦下来。“不……”女生很激动,声音在抖,“不是礼物,是信。”


 


“信?”王俊凯看了看被放在签售台上的巨大无比的蓝盒子,有些不敢置信,“这么多!”


 


他惊讶的模样像极了张牙舞爪吓唬人的小猫,逗得女生笑出声来,她说:“对,这么多,全是写给你的信。”


 


签售会结束后一群人回了酒店,王源签得有些累,进了屋就倒在床上不想动,易烊千玺拍他一下,让他挪点地出来,然后也躺了下去。三张床,一张上面全是衣服和杂物,充电宝、薯片、剧本,什么都有;一张躺了两个00后,最小的在玩手机,大点那个想睡觉,又睡不着,抱着枕头一直叹气;还有一张被王俊凯和一些粉丝送的小玩意儿占据,有求来的福袋,也有数不清的信封。


 


包装严实的蓝色礼品盒被王俊凯抱在怀里,他沿着礼盒边缘撕去密封的胶带,是带花体英文的透明胶带,他仔细看了一下,印的英文是karry。


 


闲得无聊,王源往王俊凯那儿瞥了一眼,立马被礼盒吸引了心神——看包装这一定是零食礼盒!他瞅准时机,在王俊凯拆完胶带马上要掀开盖子的一瞬间从床上蹦起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王俊凯怀里拿走礼盒,但他退后的步伐太急,没注意就被易烊千玺伸出床沿的脚绊了一下,身子跌在床上,礼盒也落在床上,盖子掉了,里面的东西落出来,有些滚到了地上,一大部分砸到玩手机的易烊千玺脸上,易烊千玺闭着眼摇头,狂喊:“这什么玩意儿啊!”


 


听了喊声才反应过来的王俊凯抬眸看过去,他看见星星,用蓝色珠光纸长条折的,在灯光下熠熠生辉的,数量惊人的,星星。


 


王源挣扎两下撑起身子,环顾四周,发现自己估算错误——这不是个零食礼盒。他感到抱歉,很不好意思,连忙站起来,一边说对不起一边把地上散落的折纸星星捡起来搁在王俊凯待着的那张床上,易烊千玺也帮忙,把床上的星星堆成小山,然后双手一捧,把星星放进被重新摆好的礼盒里。


 


王俊凯拿起一个星星,他想,这就是信吗?太小了吧,能写些什么呀?


 


折好的星星被拆开,蓝色珠光纸的背面是白色,长条满是褶皱,把写好的句子分割开来,王俊凯凑近去看,上面写:2018.09.10希望你今天很开心。


 


今天是什么日子来着?一八年六月十二号,距离九月十日差了九十天。


 


越来越多的星星被拆开,王俊凯一张张看过去,三天后、半年后、两年后……他不知道有多少星星,但知道了这些数不清的星星蕴含的意义——希望你在数不清的日子里,天天开心。


 


王源把散乱的星星放盒子里收好,给王俊凯,易烊千玺指指地上,眼睛眯起来说:“王源儿你是不是漏了一个,床角那儿还有个。”


 


王源闻言走过去,蹲下身:“这个尺寸怎么不一样啊,也太小了吧。”他捡起来递给王俊凯,瞪大眼睛,兴致盎然的看着,然后催促王俊凯:“来来来拆这个。”


 


“这写的啥?”凑过来的易烊千玺疑惑地盯着被拆开的纸条——“Sie wie die Sterne so weit Weg, aber ich mag dich.”上面写。


 


最后是百度拍照搜索拯救了他们,三个人看了翻译后,两个小的转过头盯着王俊凯,成功收获一颗成熟的大苹果——王俊凯害羞了。


 


“Sie wie die Sterne so weit Weg, aber ich mag dich.”


 


“你像星星那么遥远,但我喜欢你。”


 


她来见你一面,也许漂洋过海、千里跋涉,这次相见,她准备了一个夏天的星光想要送给你,她没有你惊艳,她财富不如你,她不关心你成功与否,也不期盼你记住她,她只希望你过得开心,她对你好。


 


她没办法离你更近了,水中的月看似触手可及,却攥不住,徒手捞星只是痴人说梦,她什么都懂,却还是在漫天夜色中构建一片星空,然后在最微小、最黯淡的那颗星上用陌生的语言向你诉说,她喜欢一颗遥远的星星,她喜欢你。


 


“想什么呢?”易烊千玺伸过手来给王俊凯系安全带,脑袋快要埋在王俊凯肩窝里,“广播这么大声都没听见。”


 


他说话的气息喷在王俊凯裸露的脖颈上,激出一小片鸡皮疙瘩,王俊凯瑟缩了一下。要起飞了,广播里空乘要求收起小桌板,拉起遮光板,系好安全带。


 


“是不是困了?”对接好锁扣的易烊千玺问王俊凯,“睡会儿吧。”他说完后艰难地把王俊凯放在身后的外套扯出来,给王俊凯盖上。


 


闭眼之前王俊凯看窗口,依旧看不见星光,月亮也只能窥得一点,他的星在被拆开后变成了碳原子,成为拂过他面庞的细雨、化作吻过他眼睛的花瓣、充当摸过他发丝的飒飒秋风。它们是世间万物的幻象,让他在滚滚红尘的暗夜中寻得一点慰藉,提醒他要活得快乐。


 


飞行过程中遇上气流,颠簸了几下,易烊千玺醒了,把王源手中摇摇欲坠的手机放进他口袋,然后给王俊凯提提滑下去的外套,又继续睡。


 


夜深了。


 


 


[ 3 ]


“喜欢是夜莺以自身鲜血染红的玫瑰,是表面柔软却使人深陷的泥潭,也是春水汤汤流向无尽远方。喜欢是温柔,因为害怕惊扰,所以用月光代替手掌抚摸心上人的头发。喜欢是凶狠,独占欲把最热血的心锻造成刀刃,用以切割最良善的无暇。”


 


“所以说,喜欢是分很多种的对吧?”


 


“对啊。”


 


 


[ 4 ]


深夜航班,到酒店天都快亮了,得赶行程,有戏要拍,没时间休息,匆匆洗漱一下就出发。


 


到了剧组,有两个闲着的化妆师,见了他们后一人抓一个,按在椅子上就开工,王俊凯拧着眉,满脸抗拒,排着队等候的易烊千玺笑他:“怎么还不习惯。”


 


“我不喜欢化妆……”王俊凯说着又伸出手去揉眼睛,被化妆师一下把手拍下去,还警告他:“才画的眼影,不准揉!”


 


王俊凯扭头,想寻找难兄难弟,然后他失望了——王源面无表情,闭着眼任人拿各式刷子在脸上作画。


 


易烊千玺见他生闷气,给他台阶下,“王源儿太累,睡着了。”


 


这下王俊凯平衡了,点点头,又被化妆师捏住下巴,不能动,打高光呢。易烊千玺见了狂笑,捂着肚子皱鼻子,非常精神,根本看不出他没休息好。


 


轮到易烊千玺化了,王俊凯要报仇,就在旁边逗他,搞得易烊千玺一直憋笑,被化妆师说了几次,结束后他对扳回一城表情嘚瑟的队长吐槽:“幼稚。”


 


“你不也是。”


 


“我比你小!”


 


一句话堵得王俊凯哑口无言,他啧一声,往外走,导演到了,在调试机器,他在旁边看,导演见他没事,让他站过去测光,易烊千玺拉着懵懵的王源走出来,就看见王俊凯张开手,听导演口令,往左转,往右挪,向上一点儿,好了,试试蹲下。


 


王源迷迷糊糊,感觉被自己当做靠椅的易烊千玺在抖,轻轻敲了一下,嘟囔两声,接着闭眼。


 


真是个傻子,易烊千玺在心里念,过了会儿又决定对王俊凯好点,他想,好吧,就算傻,也是可爱的傻。恩,再吹捧一下,最可爱的傻。


 


渐渐的人到齐了,开始拍,熙熙攘攘,王源清醒了,在镜头前游刃有余,易烊千玺和他演对手戏,有五场,要拍很久,王俊凯去了旁边一个景,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算着点快中午了,终于拍完,导演一喊过,王源就松了原本挺直肩膀,眼皮也耸拉下来,无精打采往回走。易烊千玺的角色台词多,说得他口干,他觉得脖子凉,伸手去摸,有小水滴,抬头看看,下雪了。


 


走了没一会儿,易烊千玺看见王俊凯往自己这儿跑,他穿得少,一边跑一边努力把自己蜷缩起来,手上拿了一把伞,摇摇晃晃,最后这把伞被放置在易烊千玺头顶,飘雪的天没了,只有黑色的伞面,易烊千玺问:“你跑这么急干什么?”


 


“下雪啦,我给你送伞。”


 


“这么点雪……”易烊千玺无奈,“又不是下雨。”


 


“小雪才冷呢,冰渣子,碰到就化水。”王俊凯撑着伞,手缩不进衣袖,被吹得发红。


 


易烊千玺看了默默把自己的手握上去,接触到王俊凯手的那瞬间被冻得一个激灵,王俊凯看向他,挑了挑眉,易烊千玺解释说:“一起撑。”


 


身后王源在问:“我的伞呢?!!”


 


“啊?”王俊凯转过头去回答,“我忘了,就拿了一把。”说着把伞往王源那儿推,“你和千玺打吧。”


 


王源看了看那伞,有点小,塞不下三个人,又瞅见王俊凯和易烊千玺握在一起的手,做出不屑的表情,摇了摇头,说:“我嫌弃你俩。”然后自己加快速度,往休息室方向跑了。


 


“跑这么快……”王俊凯回过头,看着易烊千玺,“我不是故意的,真忘了。”


 


“恩,”易烊千玺和他撑着伞接着走,“下次记住就好了。”


 


雪下大了,剧组人来人往,搬设备换布景,王俊凯和易烊千玺回了休息室,没地方坐下,就站着,王俊凯收了伞,易烊千玺接过来递给场务时悄悄摸了一下王俊凯撑伞的手,不凉了,是暖的。


 


 


[ 5 ] 


“那会不会有这样的喜欢呢?双方天真懵懂,浑然不觉,却在无意间种下遥远的玫瑰,不知如何浇灌也不懂怎样维护,连花的存在都不曾知晓,但却能闻到馥郁香气。相处时别无他求,只想靠近一些,再靠近一些,不会嫉妒,也不羡慕,投放的视线望向谁都还搞不清楚,却已经开始期盼对方的凝视。甚至,甚至不知道这就是喜欢。”


 


 


[ 6 ]


下午王源没戏,助理看他实在困,开了车带他回酒店休息,易烊千玺目送他走,看了好一会儿,胖虎过来,给他披上军大衣,他扭两下,挣脱了出去。


 


“穿上,天冷。”胖虎跟在他后面,多年如一日的在冬天追着让他加衣服。


 


易烊千玺不说话,就是不想穿,他手里还拿着暖手袋,身上就薄薄的秋装,蹦蹦跳跳来发热,就是不愿意罩上一件军大衣。


 


王俊凯走过来,接过衣服,双臂一张就把衣服敞开,冲着易烊千玺扑过去,抱紧了,速度太快,差点摔倒。


 


“我不想穿。”易烊千玺还在蹦,想跳脱出去。


 


“再捂一会儿,暖和了再说。”王俊凯自己穿了件长羽绒服,不好动作。


 


“我不想穿……不想穿……”易烊千玺一直念,王俊凯也没把手松开,一直抱着,军大衣裹在易烊千玺身上,王俊凯比他稍高一点,刚好把脸埋在大衣毛茸茸的领子上,舒服些。


 


后来工作人员来叫人,易烊千玺先走,王俊凯在后面把军大衣还给胖虎,坐在椅子上研究剧本的副导演把他叫过来聊天,说着说着,聊到易烊千玺。


 


“我看他刚刚跟你撒娇,挺惊讶的。”副导演眯起眼回想了一下刚刚的场景,“这样才像个年轻人嘛,平时看着和老人家一样,又不怎么说话。”


 


“撒娇?”王俊凯觉得奇怪,“他跟我?”


 


“你不觉得吗?”副导演看向他,“他就一直说不想穿,但是没也用力挣开你,他力气比你大吧?之前我听别人说你们三个里体能最好的就是他。”


 


“这就算撒娇?”


 


“对他来说算吧,他真的挺沉稳的,今天王源累,他一直看着呢。”


 


王俊凯觉得奇妙,他回味了一下刚刚那个维持很久的拥抱,还有易烊千玺碎碎念的模样,这就是撒娇吗?小兔子会撒娇、小奶猫会撒娇、小狗狗会撒娇,易烊千玺也会撒娇吗?


 


他想起易烊千玺的眼睛,凌厉的,坚定的,孤高的,是琥珀泡在时光里侵染出的冷傲,可是……可是当这双眼睛弯起来,当这个人笑起来,梨涡露出来,那双眼睛就变成乖巧的,讨人喜欢的,盈盈一水间的,星星。


 


比折纸星星更加亲近的,能随时观赏的,星星。


 


呀,王俊凯埋下头笑,刚刚易烊千玺是对自己撒娇了吗?如果是真的的话,那他还……他还挺开心的。


 


真的挺开心的。


 


 


[ 7 ]


“说这么多,你是有喜欢的人了吗?”


“哈?”


 


 


[ 8 ] 


到了晚上,剧组收工了,吃了晚饭经纪人开车把他们俩送回酒店,他们仨一起住套房,进了屋他俩发现王源还在睡,还维持着一个玩手机的样子,手指都还在屏幕上,王源就这么睡了一下午。


 


易烊千玺想组队打游戏,抽了王源手机想用他游戏账号,刚刚输入完开屏密码,展现在他眼前的就是一个测试结果,上面写:王源您好,您将在三十一岁与您一生挚爱缔结姻缘。


 


“哈哈哈哈哈,”易烊千玺笑得整个人趴下,王俊凯见了也凑过来看王源手机,然后也狂笑,两个人动静大,把王源弄醒了,拖长了声音问:“你们俩神经病啊?”


 


“哈哈哈神经病,王源你测这个干嘛哈哈哈哈你到法定婚龄了吗哈哈哈……”易烊千玺把手机屏幕放到王源眼前,越笑越厉害,趴下去开始捶床。


 


王源一下反应过来,立马抢了手机,恼羞成怒:“怎么了不能测一测吗!”


 


“你居然测婚龄哈哈哈,你有喜欢的人吗你就测什么时候结婚哈哈哈……”王俊凯也跟着补刀,笑得眼睛都快没了。


 


“没有喜欢的人怎么了!说得跟你们有一样!你们有吗!”


 


易烊千玺和王俊凯对视一眼,还没来得及思考,又想起王源那个测试,看着王源气急败坏的样子,两个人都不回答,又开始笑。


 


 


[ 9 ]


“当然没有啊。”


 


 


----------------------THEEND-------------------


注:“灯下黑”是原指照明时由于被灯具自身遮挡,在灯下产生阴暗区域。由于这些区域离光源很近,现引申为:人们对发生在身边很近事物和事件没有看见和察觉。


 


这篇算我在《拾忆》之后最喜欢的了,但是我喜欢的一般就,不是很多人喜欢那种吧。对啦!我考完了!


以上全都是杂谈,现在让我说正文,都让让我要打广告了!→_→N的凯千本预售


有朋友想看写手问卷,填了一个,要看点我

评论
热度(781)
  1. 可乐Naeon 转载了此文字
© 杯雪煮年 | Powered by LOFTER